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永远的山西师大华盛小区

2018-09-15 09:40:37

华盛,一个在大一时候特神秘的地方。入学前2个月,我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主校教学区,只是知道我的PZY在华盛。在1104教室终于和pzy接上暗号后,我的华盛之旅就变得频繁,每天笑容与忧愁都挂在脸上。

只记得当时下了很大很大的雪,我把伞留给她,我回宿舍。在走至华盛十字路口时,雪花已经让我睁不开眼睛了,索性要回了伞。

那时年少,华盛2号楼下的明亮灯、笔直的小路、那一排排自行车都跟我是好朋友。那时轻狂,不懂得什么叫实力。很多人和事单纯到“傻的可爱”。

过了2年,我们都长大了。我也从校内11#搬到了华盛3#。但是2#2层在接下来的2年中,一个人都没有。

大三大四,我没事去通宵的下刘老师的视频,如果没课,早上睡到自然醒,然后去餐厅吃贼香的米粥。3号窗口的米粥黄豆满满,那个香啊,是我在毕业后依然怀念的食物之一。

慧奇网吧这可真是华盛的奇迹,真不知道老板有什么样的背景能把网吧开到离宿舍楼20米的地方,而且还是食堂的3楼。这可省去我们很多脚力去往外跑,当然慧奇的促销时其它网吧所不能比的。

转眼间,离开华盛,离开师大已经半年多了。工作依然没有一个正常的样子。虽然我对新闻人的从业环境有些了解,但是越多的深入,越多的能感受到新闻人的辛苦。

行走在五一路偶尔你会看到《红烛》、《展望》或者《经济时讯》的小孩在为自己的报纸做赞助,我似乎寻找到我年轻时候的影子。想起自己第一期报纸出来时的豪情,当时的我发现:在载体不断改进已经不是问题的情况下,内容才是一张报纸最大的灵魂。但是直到大四的《青年师大》出炉依然没有练好自己的内容制作能力,就算到报社混了半年多,最喜欢的是姐姐哥哥们对自己稿子的欣赏,领导对一个小稿子在评报会伤表扬都会让我欣喜若狂。但是,我怕。我怕自己自由主义的无组织无纪律的任性,就像自己认为不是新闻的东西——不写;自己认为为人拍马屁唱颂歌的——不写;自己认为敢于说话的——写。虽然我曾经犯过错,自己也只有在回校给自己的老师倾诉自己的忏悔。什么样的稿子才是好与坏的稿子?怎么做才能不犯错,合理的厘定我能做到的事实边界,这是一个问题。

昨天,妈妈让我收拾家中的旧报纸,“不要的就拿出来扔掉吧”。我把成捆的报纸拎出,看着齐鲁晚报、东方早报、新闻晨报、南方周末这样的样报,有些心疼。看着自己的孩子——那6期不知所谓的摘抄+广告与《展望》2005-2006年合集一比是那么的逊色。

去年回华盛,那里我能认识的人可以用双手数过来。毕业后,才发现承包一家期刊的00级师兄宋庆锋说的是真的:原来做记者真的可以在一年内做到自己的天花板。晚上一直在想:以后的路该如何走。或者在想如果,当时我抛弃新闻,一心拥抱公考,也许我的人生会有些阳光。

华盛,对我来说,曾经的你只是一个宿舍区。现在,你是一个象征,是一本记载着我们青葱岁月的小书。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记得我在那里半夜沿着水管爬上二楼宿舍的光辉事迹。无论老到哪里,我都会想起我年少时的在师大所有地方的留下的轻狂足迹。

酱油生产线
东莞中高档LED
佘山珑原别墅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