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北京停车费每年约百亿入国库仅几千万钱哪去

2018-08-08 17:27:06

占位(资料图) 新华消息,据华夏时报报道,北京市每年停车收费保守估计大约百亿,但进入国库的仅有区区几千万,巨额资金进入谁的腰包? 被称为四月新政的以提高停车收费缓解北京交通拥堵的政策,实施至今已近4个月。本报跟踪调查发现,四月新政引发的效应正在扩

占位(资料图)

新华消息,据华夏时报报道,北京市每年停车收费保守估计大约百亿,但进入国库的仅有区区几千万,巨额资金进入谁的腰包?

被称为四月新政的以提高停车收费缓解北京交通拥堵的政策,实施至今已近4个月。本报跟踪调查发现,四月新政引发的效应正在扩散:居民小区周边被停车企业画线收费;上班停车费用成倍增加;道路两侧被辟出停车位,通行空间变窄;停车企业抢占路侧停车位的争斗从二环内推至五环外;私家车缴纳的停车费绝大部分流进了企业和个人的口袋,而非进了国库

一项政策要想取得好的效果,必须有良法做保障,否则,它会变成特定人群掠夺的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讲,停车收费急需立法规范!北京市珺山经纪事务所经济顾问胡玉勇说。

一公里路年收费250万

7月21日11时许,杜兵正在西什库大街南侧指挥着从停车位进出的司机,写计时条,算账,收钱,找零,来回奔忙。

这个时段是忙的,到北大医院看病的人陆续稀少,到边上餐馆吃饭的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他抽空跟本报闲聊着。

这里是一家名为西荣通顺公司的收费停车场,从西安门大街到地安门大街1公里长的道路两侧,共有178个车位。一个多月前,杜兵通过公司内部竞标,以每月上交15.8万元的报价取得了一年的承包权。7月1日起,他和另外11个收费员正式开始承包后的收费。

现在是收费的旺季,收入不错。杜兵说,他们都是公司老员工,在这一路段已经工作了很多年,对收费情况比较了解,虽然承包费比以前提高了不少,但收费员和承包人的收入还是有保证的。他告诉,他得每个月分两次向公司上缴承包费。

从今年4月1日起,北京提高停车场收费标准的新政开始实施,三环内以及三外环部分拥堵路段每小时收费标准提高到小时10元,后每小时15元。杜兵表示,提高收费标准,对这一路段上午的车流影响不大,但下午则影响明显,一般两点后这里停的车很少了。同时,每辆车的停车时间也缩短,大家都尽可能快地办完事提车走人。

一位曾经参与西荣通顺公司内部竞标的收费员陶凯旋告诉,他们初是新雅公司的员工。新雅拥有西什库大街等50多条路段的收费经营权,因为企业改制,许多新雅老员工与原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后被转移到西荣通顺公司,但工作仍然不变。

以前采取的也是承包制,但承包费只有13万左右。这位现已不在西荣通顺工作的收费员说,公司和收费员知道收费停车位收入不菲,所以采取竞标方式提高承包费pet网纹管
。不过,即使承包费大幅提高了,承包人的收入也很可观。

陶凯旋告诉,按照过去的情况,这一路段共安排了12名收费员。在旺季,每月每人能收3万多元,上交公司1万多元,每人能挣1万到2万元。扣除四个月左右的淡季,每个收费员每年的收入至少在6万元以上。他说,当收费员虽然辛苦,但劳动强度并不大,收入还不错。

每个路段一年能收多少钱,老收费员心里清楚。因为大家都知道赚钱,所以抢承包权的竞争很激烈。陶凯旋回忆说,西什库大街承包权,公司给出的竞标底价是12.5万每月,多个收费员参与竞标,各人分别把自己的报价写在信封里,一齐交给领导,立即公开各自报价,谁的报价高谁中标。我报的是14万多,有人报15万8,承包权被他抢走了。

以西什库大街为例算了一笔账,每月公司收取承包费15.8万元,一年总承包费约190万元。以每位收费员过往平均年收入计算,12名收费员的收入可在60万以上。由此,仅西什库大街一年的停车费收入至少在250万以上。

我们原先那家公司有停车场和50多条路的停车收费权,政府没有调高停车收费前,一年的纯收入就高达5000多万。这位收费员说,很多人并不知道,停车公司是非常赚钱的公司。

百亿停车费入库仅千万

一条路250万收入,全北京有多少条路?这笔费用大得惊人。一位业内人士说。某财经媒体曾测算,目前北京机动车数量约500万辆,每辆车每年的停车费以2000元计,北京每年的停车收费总额应在百亿元左右。

北京市的国有停车管理企业公联安达副总经理李继刚对《华夏时报》表示,每辆车每年2000元的停车费有些保守,不过,车辆数量不能按500万计算,因为其中小汽车数量只有300万辆左右,但即使以这个数量计算,停车费总额也相当可观。

北京市财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北京占道停车费收入仅为3372万元石地板
。2010年,部分区域停车费上涨,但占道停车费收入降为2110万元。

百亿盘子为何入库仅有几千万?一位曾在某大型停车收费企业任职的潘先生表示,根本原因有二:主观原因是停车收费企业不按规定上交占道费;客观原因是政府部门无法掌握占道停车费的真实收入,监管乏力。

从法理上说,停车收费企业如果不按时按标准缴纳占道费,有关部门完全可以取消它的经营权,将其转让给信誉好的公司。但事实是,不论拖欠政府多少钱,几家大型收费企业照样正常经营,政府对停车公司处罚、约束空洞化,或者碍于情面而开一面,助长了这种拖欠行为。一位业内人士说。

他以西什库大街的停车位为例指出,按照调整后的占道费收费标准,该地区为一类地区,每个停车位每天的占道费为35元,该路段178个车位,每月以30天计算,共需上缴18.69万元占道费。而西荣通顺每月收取的承包费为15老婆饼袋
.8万元,尚且不够上缴政府的占道费。可以肯定的是,公司不可能足额上缴占道费。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这位在该行业工作过多年的管理人员表示,按照目前的占道费收费标准,一类地区的停车企业很难承受得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停车企业一般会以各种理由搪塞未收到足够的钱,而拒绝足额支付占道费。

按照2010年发布的通知,西什库大街这里每个车位的收费标准是3.6元每天,与目前相差接近十倍。调价前,该路段每月只需上缴不到2万元占道费,年占道费总额也不到24万元。过去的占道费收取标准太低。如今执行新的占道费收费标准,只能说明停车企业暴利的时代已经结束。他说。

公联安达副总经理李继刚表示,他了解的情况是,停车企业普遍认为新调整的占道费缴费标准过高,企业经营压力很大,为此有企业已经向政府部门进行了反映。来自北京市发改委的消息称,有关部门正对占道费收取标准和停车位利用情况进行跟踪调查。

无法可依

对于乱象频出的停车业,在某大型停车企业工作十多年的某小区停车场负责人张先生表示,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以为停车业存在很大黑幕,其实他认为的黑幕是无法可依。

张指出,目前停车行业没有立法,相关行为无法可依。比如,对于司机停车而不交停车费行为,停车场管理人员往往没有有效的办法,只能通过交涉、阻挡方式应对,以致经常发生激烈冲突,停车场管理人员被车主打伤的事时有发生。

客观上,对那些强行逃费的司机,停车管理公司无可奈何。于是,一线收费人员会以车主不愿意交钱,没收到那么多钱为借口少交钱给公司。有时确实没有收那么多钱,有时停车人员私下与人议价,不开发票而将停车费收入私囊,停车公司很难监督。因为没有监督机制,没有电子停车收费系统,一个停车位一个月到底能收多少钱,停车公司也是一笔糊涂账。

张还表示,停车管理公司不按标准给政府上缴占道费,拖欠政府占道费或想办法减免占道费是业内公开秘密。因为没有立法,看车人员以车主不愿意交停车费为由克扣应上交给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样也因为没有立法,停车管理公司也以没有收费的法律依据、收费不足为由拖欠政府占道费。

停车收费公司很少有按政府确定的标准交足占道费,许多公司已经连续好多年拖欠占道费;除了以各种理由拖欠占道费,停车公司往往还会通过层层打点关系以各种借口减免占道费,这样,政府终能收上来的占道费当然比公众预期少一大截。张先生以前几年管理的北京某区域停车场为例说,如果按理想状态,其原所在公司一年应该能收取4000万元停车费,但收费人员上缴的营业收入只有1000多万元,公司应该交给政府的占道费是800万元,公司通过打点关系,减免成400万元。除掉各种经营开支和营业税100多万元,公司每年能盈利400多万元,如果完全按标准缴占道费,其利润几乎没有。

既然长期拖欠占道费,政府为什么不取消那些公司的经营资格?张先生指出,垄断是症结所在。他表示,北京的停车管理业主要被公联安达和公联顺达两家大公司所垄断,公联安达是国企,公联顺达初组建时也是国有性质,公联安达曾是公联顺达的大股东,后来公联顺达经过股权变更,成为民营企业。不论拖欠多少占道费,这些大公司都很难被剥夺经营权。他说。

上月,北京市交通委、财政局联合下发《北京市城市道路停车占道费征收管理办法》,办法指出,各缴费单位应严格按照规定缴纳占道费,逾期未缴或未按规定足额缴费的,征收单位除追缴欠款外,按照与缴费单位签订的《委托经营协议》中约定的内容处理。

从以上条款可以看出,对应缴未缴单位,可能的处罚结果是解决委托经营协议,即失去经营收费权。而事实上,停车收费企业往往与政府部门关系较近,处罚效果有限。该业内人士表示。

张先生表示,停车行业迫切的是要尽快推进立法,理顺监管关系,规范管理,同时打破垄断,实行招投标制,引入竞争机制。同时,要加强技术创新,开发电子感应系统和电子刷卡收费系统管理和统计停车流量和车位使用率,杜绝停车管理公司和收费员隐匿停车收入的行为,只有这样,停车收费才不会是一笔糊涂账。陈锋 刘三平

(:water)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