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齐齐哈尔信息港 > 教育

问题孩子频频出走出走群体心理状况亟需关注

发布时间:2019-05-19 06:20:15

"问题孩子"频频出走 出走群体心理状况亟需关注

广西-南国今报 孙妮 罗素玲 家是生活的避风港,是心灵的栖息地,尤其是对于孩子来说,家更应当是充满温暖和关爱的欢快乐园。可是,在一些孩子惊恐或冷漠的眼睛里,家却成了暴力、压抑、挫败的代名词。他们一次次逃离,宁可选择风餐露宿和衣食无着,甚至堕入社会的底层,沦为小偷和乞丐 问题孩子频频出走多少孩子有过出走经历?几经辗转,跑遍诸多主管部门和社会团体,都没办法了解到确切的数字,只能从媒体、警方和帮教组织,获取一些信息,但已足够让人震撼。据不完全统计,自2004年至今,仅在南国今报刊登的被全国各站转载的有关孩子出走的报道,就接近20篇,涉及的当事孩子有数十人。我们这里有个记录,两个月内帮助了10名出走孩子。在柳铁专门给问题青少年提供帮助的顺德帮教小组,杨顺德警官说这句话时面色严峻而忧虑。该帮教小组在它成立两年多的时间里,帮教过的问题孩子接近300名,其中有10%是出走、而且是反复出走的青少年,在他们中间,出走次数多的达11次!还有一部分从柳州逃往外地,或者从外地辗转至柳的出走孩子,在火车站被细心的民警拦了下来。从2005年1月至今,柳州火车站记录在案的出走孩子已达27名。而在负责货运的柳州火车南站,已有7名扒火车甚至参与偷盗的出走孩子,得到了帮助和教育。警方透露,这些孩子全部在16岁以下,小的才9岁。柳铁警方介绍,这些还只是有家长报警或者被警方发现的孩子,那些出走之后颠沛流离、乞讨度日,甚至被犯罪团伙控制,走上违法道路的孩子,真不知道有多少!而在2005年以前,铁路警方极少和这些事打交道,每年处理类似的事件不超过5件。家庭破碎寻找慰藉我是管不了他了,你们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那头的中年男子啪地挂断,这一头,站在柳州火车站民警值班室里的贵州都匀少年小龙别过头,泪水滑过那张面无表情的脸。2005年6月,小龙出走半月,身无分文,只好向民警求助。民警和家长联系,万万没想到,竟传过来那样冷漠的话。别无他法,民警只好把他送进了救助站。而小青似乎习惯了,他说,这年他在救助站呆了4个月,就连春节都是在救助站里过的。父母离异,他跟着父亲过,父亲却长年在外跑工程。其实他出不出走都差不多,反正那房子也不像个家。顺德帮教小组曾遇到过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去年的一天,张女士跑来叫小组的志愿者去帮忙找儿子,小组的成员感到很奇怪,因为她的儿子聪聪经过帮教,已经好久不出走了,成绩进步快,还当上了课代表。张说,前些天的一个夜晚,她正在跳舞,聪聪突然跑过来对她说,妈,我要出走了。张当时拦了一下,聪聪没听,她便哼出一句走就走吧,然后继续跳舞。直到晚上回到家发现儿子真不见了,才发现这不是个玩笑。已经回头的聪聪为何还要往外跑?顺德小组的工作人员一到聪聪家走访,什么都明白了:聪聪的父母出入形同陌路,甚至不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样的家庭虽然表面健全,但其实已经分崩离析,因为它缺少一个家重要的东西爱。我们帮助过很多这样的孩子。杨顺德认为,这些孩子在家里承受着父母失和的痛苦,他们缺少起码的爱和温暖,或者安全感,他们出去也是为了寻找一种心理的补偿和慰藉。体面家庭走出叛逆者离家出走,并非单亲、离异、犯罪家庭孩子的专利,去年秋季以来,柳州市区就有多起家庭和睦、经济条件不错的学生离家出走,这些孩子的行为,更令人深思。今年1月中旬,距离期末考试还有一周左右,正在柳州市某中学上初中二年级的男生小力,突然离家出走。他的父母及亲友四处寻找,后来在屏山大道一米粉店里找到了他。小力离家出走的原因,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告诉,那天有道数学题做不出来,他很想找一个人讨论一下,连打两个同学的,对方都不在家。在家里更是找不到可以讨论的人,他突然感到很孤独,然后想下楼去买一点吃的东西,但是,走着走着就不想回去了。如果不是这一走,小力那当公务员的爸爸和做老师的妈妈,绝不相信自己平时的乖儿子会做出这样叛逆的事。小力学校的负责人李老师说,近两年来,他们学校中离家出走的4名学生中,只有一人是单亲家庭的。但他不敢肯定,是不是还有更多健全家庭的孩子离家出走,因为老师曾发现过一些家长没有预兆地代学生请长假的现象,而且不让老师去探望生病的学生。更可悲的是,一些家长在事发之后,极力否认孩子离家出走的事实。另一位教育专家在给家长做报告时发现,一些当领导的家长对这些交流很不以为然,总觉得自己学历高,又有管理经验,教育孩子绰绰有余。我的家庭很幸福,儿子很听话,没什么问题。这位专家说,如果家长说了这话,可能会意味着问题大了,很多乖孩子的心理问题都埋藏得很深,而且还有潜伏期,家长以及他自己意识不到,结果错过了及时调整心理的机会。出走群体出现大小孩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在出走孩子的队伍中,出现了一些年龄上已经成熟的大孩子。接受过顺德帮教小组帮助的阿力,今年已经28岁了,两年内有过近10次出走经历,出去的时间长为3个月,而他出走只有一个去处吧。在别人眼中,阿力也算小有成就:他毕业于浙江一所全国知名的大学,还在南宁埌东繁华的地方开了自己的公司,女朋友美丽能干,和他一起闯天下。问题就在于,这个女朋友过于完美了。阿力对为他提供咨询的工作人员说,他感觉女朋友太能干了,自己处处技不如人。他不论怎么拼命,总是没办法达到预定的目标,而这一切,女朋友轻轻松松就可以完成。每一次挫败过后,他总感觉心情极度压抑,而关心他的母亲又总爱唠叨,每天告诉他你应该、不应该。他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只有逃出家门,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吧上,才能感到轻松些。另一起案例发生在一个同样曾经的男青年身上,不同的是,他已经开始用拳头来对付母亲。柳州市鱼峰区的小虫已经大学毕业好些年了,不工作,不交友,每天像一只虫子一样,窝在自己的房间上。母亲对他的管束非常细致,每次出门要去那里,去干什么,多长时间,需要多少钱都要事前申请。他不堪忍受,母亲唠叨他就出走,再不成就暴打母亲。专家们分析,大孩子出走现象不可小觑。他们心理上需要抚慰和帮助的时候,父母们往往以他们已经是大人为由,严格要求他们或者认为他们靠自己可以解决;另外一方面,父母又把他们看成长不大的孩子,永远包办管束生活的所有细节,不让他们独立面对生活。这时候,孩子没办法排解自己的不良情绪,很容易采取一些过激的举动来解决,出走是其中之一。离家出走,对于那些年幼的孩子来说,由于没法分辨所有的是非,难以抗拒一些诱惑,很可能遭遇不法侵害,甚至可能为生活所迫,干出违法的事来。那些孩子为什么会迷恋布满危险和陷阱的出走生活?他们到底想从中得到什么?请关注明天的报道与出走孩子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