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齐齐哈尔信息港 > 网络

永恒剑主 第三百二十七章 挑战 一

发布时间:2020-02-15 17:15:29

永恒剑主 第三百二十七章 挑战 一

“要选出新的预备玄女是吧?”林新明白她的意思了。

罗信儿点头。

“执掌玉清道,不只是修为,还要有功绩,所以这次砂时神宫便是类似于一个考验。我希望殿下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砂时神宫强者云集,不到元景我支持你又有何用?”林新反问道。

“就当是一次押注了。”罗信儿正色。“以太子殿下现如今的实战天赋,进入元景也是早晚之事。”

“过奖了。”林新嘴角勾了勾,“那么你能给我提供什么样的关于妖符种的渠道?”

“很简单。我能给殿下提供,拥有妖符种最多的修士的名册。”罗信儿诡秘一笑。

林新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打算念头。

拥有妖符种的人多了去了,但具体提供哪些人,还不是由罗信儿说了算,这样一来,她完全可以达到消除异己的好办法,相当于多了个问道级的顶级高手。

问道级高手,在整个元景不出的修行界,已经称得上是一方霸主了。

元景高手们自己有属于自己的层面,一般不会参与下面的纷争。

“口说无凭,而且妖符种少的也不值得我去。”林新心头确实一动,毕竟妖符种这东西除了幽府之子,到底还有谁拥有,这确实需要特殊渠道。

“妖符种是有固定的太古妖族孕育而成,他们依靠这个换取外来的生存物资。但是又很多隐秘不出名的修士,却是也有收藏妖符种,而且不少。”罗信儿笑容诡异,带着越发妩媚之色。

“就比如,就在附近阳间成名已久的,流云剑郑云真。”

林新没有说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流云剑为云霄剑派太上长老,有问道期修为,成名于三百年前。是当之无愧的派主第一天才。但天才也是有潜力耗尽之时。所以在他达到两百八十岁时,没能再进一步,便将主意打在了其他歪门邪道之上。”

“然后呢?”林新面不改色。

“他有十五块妖符种。”罗信儿轻声说。

“足够了。”林新转身离开。反手丢出一块联络用的小型符石。“激活这个可以在千里之内联系到我,若是有事。可通过元斗魔宗转话。”

罗信儿接住符石,狠狠松了口气。她知道林新果断答应了自己的提议,两人算是有初步合作了。

“砂时神宫行动,为期十年。到时候.。”

“到时候我会前往。”林新的身影转眼便消失,只有声音遥遥传回来。

“一定请小心。流云剑号称用剑,但不是剑道高手,他是用的小飞剑!实际上是暗器!”罗信儿远远传音提醒一句。但人已经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听没听到。

另一侧,陈帆和顾林策背着缓缓醒过来的梅子。一步步的朝着远处艰难挪动,他们修为受损,灵气在刚才的废墟中。为了支撑重压消耗殆尽,只能依靠体力离开。

嗤嗤!

忽然两块绿色东西飞射而至,两人分别一一接住。拿到手心一看,赫然是两块绿色灵玉。

抬头朝灵玉飞来方向望去。

那里赫然有着一顶漆黑马车,两头体型庞大的人形异兽拉着车,正静静停在丘陵上。

马车车门打开,林新正站在车门口,微微侧脸朝两人看了眼,便断然跨入进去,车门合拢。

车夫是个面色阴冷的中年男子,一抖缰绳,顿时马车缓缓飞起,车轮燃烧起熊熊火焰,朝着远处飞去。

“这是太子殿下赏你们的。”车夫阴冷的声音遥遥传来。

两人不由得紧握住灵玉,心头一阵翻滚复杂,滋味难辨。

“想想也是,堂堂太子,若是没有随从手下岂不是太过奇怪了。”陈帆勉强笑了笑。

看到队长顾林峰一阵沉默,也笑不下去了,跟着沉默起来。

同为幽府之子

,林新那种居高临下,看自己等人如看蝼蚁一样的无视眼神,隐隐有些刺痛了他们。

“这份情,我会记住,但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超越你!”顾林策从不是个敢于屈居人下之人。此时被林新一刺激,却是心头有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动力。

先前洞穴内的战斗,他们除了逃窜还是逃窜,曾经为了力量陷入幽府,现在却还是这么弱小无能为力,最后还要别人的怜悯才能得以保存队员的性命.。。

*********************************

白云环绕,雾气弥漫的悠然仙山中。

夕阳晚霞将云海染红一片,几只仙鹤振翅缓缓飞过,发出清脆鸣叫声。

山脉之间,最高的一座尖锐山峰。

半山腰处,一块硕大的岩石上,清晰的刻着几个大字:云霄剑派。

字迹是用红色涂料染色,在灰白色石头上清晰无比。

岩石后方是一片平坦宽阔的小空地,空地上寸草不生,如同分叉口一样,连接着三条通往通往山巅和山下的不同小路。

几个白衣青边的弟子正睡眼朦胧的守着这三条小路。

这里是前往云霄剑派山门的必经之路。三条小路,一条是通往山门,一条是通往地牢,一条则是通往山下。

忽然一个细碎的脚步声缓缓从山下的小道上传上来。

“什么人?”一个弟子顿时清醒过来,这里这等高度的山腰,门派坐落在这里,本就是为了隐居避世,派中前辈顶多就是和王朝中的贵子或是周边高深道友交往,一般从山下来的人,大多都是凡人误闯或者拜师。

他这一声喊,倒是将其余几个弟子喊醒,都是赶紧朝着山下小路往下望去。

顺着石头小路往下一看,只见一个身披黑色斗篷,包裹住全身的年轻男子缓缓仰头,正好和三人视线对上。

那男子怪异的是,身上没有丝毫灵气能够感应。

“前来拜师寻仙的话,可前往不远处空山派,本派闭山已久,恕不接待。”一名弟子看对方衣着打扮不似普通人家,便也语气温和一些。

云霄剑派不是什么大派,但也是传承已久的老派,高手众多,却一直没能出一位元景上人。

这样的派别在中府没有上百也有数十,算是稀疏平常。所以守山弟子也都态度较为温和。

“我不是来拜师。”男子一头绸缎般黑发披散在肩头,双目平和,给人一种明明在微笑,却眼底里透着一丝说不出的漠然感觉。

“难道是来访友?”

这个念头在I型念头一闪,一名弟子犹豫了下。

“若是访友,还请稍等,我去通报派中师伯。”

来人笑了笑,却是手中缓缓多出一把红色长剑,那剑身没有出鞘,却已经有种浓烈说不出的血气扩散出来。

“散人红花,久闻云霄剑派流云剑郑云真剑法超然,今日特来领教。”

他声音不大,但却陡然如同雷鸣一般在整个山腰上空不断震荡。

山壁岩石也被震得沙沙滚落。

整座山峰山半截,仿佛捅了马蜂窝一般,声音落下不久,便有数十道流光从山峰四处腾空而起,纷纷朝着这边飞射而来。

流光中赫然大部分都是白色,多是御剑而来。

一个个筑基修为以上的修士纷纷飞射到这边空地上方。

林新从小路走上来,不过十几步的距离时间,等到彻底走上空地,上空已经漂浮了起码超过二十人,全部都是筑基期层面修士。

且这些修士大多都是面容年轻,修为虽然精湛,却没什么沾染血气,显然都是门派闭山后培养出来的雏儿。

“有人挑门?居然有人挑门啊!!”一个黄鹂鸟一般的声音从半空传来,伴随着声音的,是一道红色流光飞射而至,缓缓落到空地上。

那赫然是个双颊红润,身材窈窕的漂亮小女生。

“居然还是上门就挑战的是大爷爷!?稀奇,大爷爷可是问道期顶尖高手啊!?”

小女生一脸好奇激动的盯着走上来的林新看。

不光是她,此时一道道流光落地,一个个男男女女纷纷现身,都是以类似的神色盯着林新看。

几个守山的弟子赶紧山前行礼,小声将事情一说。

“一个不知道哪来的散修修士,居然大言不惭,一上来就想挑战太上老祖?是谁给你这么大底气?!”

一个微微有些发胖的中年道士落下来,神色严厉的朝林新看去。

“父亲!”

“师叔!”

小女生和周围一圈人纷纷朝胖道士行礼。

这门派人数不多,总共就那么几十号人,这里就集中了大半。

胖道士点点头,目光却是集中盯在林新身上。

林新扫了眼这人,对方没有隐瞒自己修为,似乎是金丹境界,这个门派看来是走的练气士路子。

“久闻流云剑剑意另辟蹊径,今日特来领教。”

他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思。

“想要挑战长老?看你年纪.怕是民间剑侠小说看多了吧?”胖道人摇摇头。似乎根本没看出林新的修为层次,只感觉对方似乎只是普通的语气也稍微温和下来。

“智松,你去打发他回去,刚才的声如雷鸣倒是不错,我还以为是金丹境的灵压雷音。”

“遵命,师叔。”

一个身材矮小的普通男人有些跃跃欲试走出来,他相貌普通,但身上气息却是有些逼人,显然是派中弟子精锐。在这里筑基期中估计也是强者。

看来对方嘴上说得轻松,实则却是打着派一个弟子精锐上来探探底的打算。(未完待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