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北京公司600人从事网络医托借助微信及营销QQ等为20余家民营医院招揽患者

2018-10-11 23:52:23

1月6日讯,4日新京报报刊连发《“网络医托”围城》等三篇报道,指出北京两家公司600余人从事“网络医托”,他们通过微信及营销QQ等为20余家民营医院招揽患者。昨日中午,涉事的一家医托公司紧急宣布放假七天,工作QQ群也“全员禁言”。

昨日,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刘劲松表示,他们已对“网络医托”介入调查。目前正在进行事实认定,“该处罚的要处罚,该移送的进行移送。”

朝阳区工商局亦对两家“网络医托”公司展开调查,其办公室负责人称,就北京长虹医院、北京建国医院可能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也将由医疗行业管理部门进行规范。

“该处罚的处罚,该移送的移送”

“我们已对报道中提到的主体进行了情况核实,将依据职权展开相关调查。”昨晚,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刘劲松说,按照法规的要求,首先对事实进行认定,该处罚的要处罚,涉及其他部分的,“该移送的进行移送”。

刘劲松表示,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卫生监督所会根据报道中的材料逐一进行核实。

此外,朝阳区工商局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昨天已经责成相关部门对报道中所提到的两家公司进行调查,而北京长虹医院、北京建国医院可能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具体由医疗行业管理部门进行规范。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英才公司注册地为朝阳区农展馆南路13号瑞辰国际中心10层1108室,但其实际办公地址为该栋大楼22层。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企业更换办公地点需要依法申请变更登记,由于工商局人力条件限制,只对企业进行抽检,无法实时监测到情况。对于不在原址经营的企业,工商部门将进行信用公示,并对其部分经营行为进行限制。

遇“咨询医生”搭讪,需用户自己举报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北京英才公司和“北京智者创新公司”通过微信、营销QQ等新媒体软件和商务通软件,以美女医生身份“招揽患者”。有网络医托同时操控50个微信号,一个用于招揽病人的营销QQ可以添加12万人。

对此,腾讯集团微信公关负责人张女士表示,用户遇到“咨询医生”搭讪的情况,如果觉得自己权益受到了侵犯,可以发起举报,微信工作人员会随即进行核实并处理。

张女士介绍,根据微信举报规定,如发现色情、欺诈骗钱等行为,用户可在客户端上向系统提交举报,数据经过系统判断和人工审核后,被判断为恶意的账号或发布恶意内容,该微信会受到相应处罚。

主要的处罚措施包括:删除信息、冻结账号、封号、解散群等。

■回访

“医托公司”放假QQ群“禁言”

“全体员工离开公司,请把工作牌脱掉,或交到办公室。”昨下中午12点53分,北京智者创新公司办公室主任黄丽(化名)在工作群内发布上述通知,随即开启了QQ群“全员禁言”功能。

员工刘海瑞(化名)说,公司上午开了全员大会,收走了员工手里全部的资料和胸牌,并宣布放假七天。“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由于临近春节,部分员工准备辞职回家,只有一些老员工经主管安抚后,表示会留下来。“现在大家都在公司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刘海瑞电话那头,声音嘈杂。她说,自己打算先回老家,这种昧着良心的钱还是不挣了,年后找份正经工作。

昨日下午一点半,在朝阳区嘉禾文化大厦的北京智者创新公司6楼,整层1000余平米的办公大厅,仅剩下空空的工位,及桌面资料都已被清空。只有几位员工还在清理现场。黄丽的工位就在进门“接待处”,她的工位下方已收集了上百张员工交回的胸牌。

英才公司总裁:对医托毫不知情

昨天下午,北京英才公司总裁苏建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公司存网络医托情况毫不知情,其公司新媒体二部章蕾组织培训“网络医托”的行为也一无所知。

苏建阳表示,公司之前的业务内容是联系专家对医院进行护士护理等方面的培训,收取培训费。但从2015年初至今,医院客户流失,此前的培训业务已无法开展。

他介绍,北京英才公司正在做市场调研,采用“互联网+”思维,打造患者与医院沟通的平台,做“医疗电商”。事实上,苏建阳所称的“医疗电商”,就是网络医托通过微信及营销QQ等新媒体软件和商务通软件“招揽患者”。

“我招募调研团队时,找的是有经验有资源的,个别员工可能本身就是做这个市场的,会私下介绍病号。”苏建阳解释说。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北京英才公司二部新媒体自2015年3月至2015年12月18日,共为昆明曙光医院、许昌现代医院、通辽曙光医院、邯郸阳光4家医院“招揽患者”949人。

苏建阳表示,昆明曙光男科医院、邯郸阳光医院、通辽曙光医院、许昌现代医院这4家民营医院在调研的范围内,但还未达成合作。

“我也不懂,现在调研还在探索阶段,如果经营中有不合规不合法的情况,我改正。”苏建阳坦言,其对员工管理不到位。

2015年12月末,苏建阳在英才集团12周年年会上曾表示,英才集团旗下已有200多家医院。昨日,他称当时是“吹牛”,为了鼓舞员工。“我承认是有夸大的成分,如果真有200多家,我经营就不会困难了,你看我办公室连地毯都没有。”

■焦点

社交媒体监管存漏洞

“利用社交软件‘钓病人’本质上和之前在电线杆上贴小广告的医托并无二致。”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常务副会长赵淳认为,网络医托更隐蔽,危害更大,“因为网络无孔不入”。

“医院的本职应是治病救人,但北京建国、长虹等莆田系医院却将医院定位为赚钱的工具。”赵淳说,医疗行业有其特殊性,医院应慎做广告,首先应考虑医疗质量和病人安全。

赵淳认为,整治民营医院应完善医疗广告有关规定,网络医托的出现,暴露出社交媒体和自媒体的监管漏洞。

京师律所医疗纠纷法律事务部主任白云飞说,莆田系医院涉足“网络医托”的做法加重整体医患关系的紧张与对立。卫生行政部门应加大对民营医院的监管力度,规范其广告宣传行为,严厉打击网络医托。

北京的张新年律师表示,网络医托行为涉嫌诈骗罪、非法行医罪和虚假广告罪。以诈骗罪为例,刑法规定,诈骗数额较大就会受到刑事处罚。他说,在行政处罚和定罪量刑上网络医托和传统医托没有区别,都应受到严惩。

投资热点排行榜

有价值的产业投资参考

中投顾问

产业投资咨询服务专家

安妮系列办公用纸
洋澜湖1号二期户型图-鄂州
上海白玉摆件
安妮办公用纸
洋澜湖1号二期图片
汽车衡图片
安姆科
洋澜湖1号二期位置交通图-鄂州
上海电子地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