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甩掉包袱断臂求生已成大型煤炭集团的重要出路

2018-10-11 19:22:54

甩掉包袱断臂求生,已经成了大型煤炭集团的重要出路。

5月25日晚间,大同煤业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三个月后,披露了重大资产重组草案,拟以2.21亿元的交易对价向公司关联方大同煤矿集团外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出售其持有的大同煤业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国贸公司的股权。

作为全国第三大、山西大煤企的同煤集团也是目前山西省负债多的煤炭企业,截至去年底负债达到2192.09亿元。甩掉不良资产,集中精力搞好煤炭核心业务,从而促进旗下上市公司的良性发展,已经成为尾大难掉的煤炭国企同煤集团的出路之一。

负债居山西首位

煤炭企业的负债率,已经达到了惊人的水平。

截至去年末,焦煤集团、同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晋能集团、山煤集团等山西七大国有煤企负债总额突破1.1万亿,达到11119.83亿元,较2014年年末增加1030.27亿元,增幅为10.2%,其中,作为全国第三大、山西大煤企的同煤集团负债多,截至去年底为2192.09亿元。负债率方面,截至2014年年底和2015年年底,七大煤企总资产分别为12431.07亿元和13504.16亿元,资产负债率从81.16%攀升到82.30%。

业内专家认为,为平衡风险与收益,企业资产负债率的适宜水平是40%至60%,70%为警戒线,目前山西省七大煤企的负债率已远超警戒线。

中融信托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煤炭行业、钢铁行业负债率普遍比较高,而负债率是银行是否放贷的重要参考标准,所以煤炭和钢铁行业这一类产能过剩比较严重的企业从银行拿贷款都比较难,这也会加剧这些行业的经营压力。

随着负债率的攀升、银行贷款的缩水,七大煤企现金流也不断萎缩。数据显示,七大煤企截至去年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合计-48.1亿元,相比于前一年底的160.46亿元由正转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是衡量企业现金流的主要指标,如果大幅下滑甚至变成负数,意味着企业资金陷入紧张局面。

对于大同煤业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91.28%,大同煤业称,“由于煤炭市场持续低迷,公司煤炭销售单价下滑,同时公司对下游煤炭销售客户的回款可能出现延迟支付的情况,致使应收账款增加,由此造成现金流大幅减少。”

变卖资产甩包袱

高企的负债率让大同煤业开始变卖股份,甩卖包袱。

大同煤业2015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净利润亏损18亿元,同比大降1308.8%,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91.28%。该公司在业绩扭亏压力较大的情况下,选择置出与自身主营业务不太相关且业绩亏损的国贸公司,有利于其甩包袱集中发展煤炭业务,并获得转让款支撑公司发展。2015年度大同煤业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为712864.49万元,国贸公司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为3476548.46万元,占大同煤业2015年度营业收入的487.69%,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据悉,国贸公司为大同煤业的全资子公司,不过由于主营业务为有色金属、煤炭等产品的购销贸易,与大同煤业的煤炭生产及销售业务无直接关联性,因此2013年7月,大同煤业与外经贸公司签署《承包经营合同》,将国贸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整体经营权发包给外经贸公司,承包经营期3年,承包费为每年2000万元,于2015年12月31日届满。

大同煤业表示,本次转让目的是为了优化上市公司产业结构,集中发展公司主营业务,有利于公司规范运作,集中精力搞好煤炭核心业务;同时,能有效解决与同煤集团在贸易业务方面的同业竞争问题;此外,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获得22129.15万元股权转让款,为公司后续业务发展奠定了基础。

由于承包经营期间,国贸公司的亏损和债务由外经贸公司负责,财务报表并入外经贸合并范围,意味着除了承包费用对大同煤业产生影响之外,国贸公司对大同煤业的经营业绩几无影响。

公告显示,国贸公司2015年亏损6.5亿元,较上年增亏5.5亿元,其近两年业绩连续出现亏损。在这种财务状况下,大同煤业之所以能够获得2.21亿元的交易对价,则是根据2013年7月签署的《承包经营合同》,该合同要求在承包期结束后,外经贸公司应保证国贸公司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不低于22129.15万元。国贸公司的亏损也是大同煤业剥离该资产的主要原因。

被要求3年内减亏为盈

作为去产能的重要一环,煤炭国企目前都身兼“去产能”任务。“中央企业深化改革瘦身健体,是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在5月20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指出,根本的目的就是提高供给侧质量,满足需求,使供给能力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

张喜武同时指出,力争在3年之内使中央企业的布局结构明显优化,主业核心竞争力明显增强,运行效率显著提升,多数的企业管理层级由目前的5-9层压缩到3-4层以下,法人单位减少20%左右,钢铁、煤炭、有色金属及重型装备制造等亏损企业减亏为盈。

张喜武还表示,初步考虑用3年时间完成处置345户“僵尸企业”的任务。煤炭和钢铁的产量也想用两年的时间压缩产能10%。

作为目前国内排名前三位的煤炭国企,同煤作为一个拥有20万员工、70万家属的老国企,去产能的巨大压力不容小觑。据了解,其中,人员安置任务为艰巨。同煤集团企业办社会、办后勤负担很重,从事办社会职能人员就有2.95万人。企业办社会职能没有分离的国有煤炭企业往往是因煤而城。

2015年,同煤集团应对了有史以来为严峻的寒冬考验。同煤集团相关人士认为,虽然负债率暴涨,但公司仍平稳运行的核心支撑就是煤电一体化战略的有效运作和实体+金融的深度融合,维系了资金链不断裂。

针对去产能的资金安排,同煤集团董事长张有喜呼吁尽快出台煤炭行业去产能实施细则和配套办法,建议具体办法应参照2000年煤炭企业关闭破产政策,但在安置资金上需要与时俱进。目前,大同煤矿提出了人员安置三个一批的方法,即通过关闭矿井提前内退分流安置一批,通过建新矿、产能置换分流安置一批,通过转产转型分流安置一批。

冲孔护角
中建黉河街27院位置交通图-宁波
长沙保险
冲孔方盘
中建黉河街27院效果图-宁波
深圳车险
冲孔烤盘
中建黉河街27院基本信息
水险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