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齐齐哈尔信息港 > 养生

贤妇 第350章 逼反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1:31

贤妇 第350章 逼反

“老太妃的说法是,那并非倭国公主,只是一名普通的倭国女子。看到”周漱答道。

简莹对这说法持保留意见,“如果只是一名普通的倭国女子,为什么要藏在偏僻的宅子里?”

“据说刘旭升去倭国驻扎水军的岛上刺探军情的时候,曾受过那女子疗伤赠饭的恩惠。后来偶然间发现那名女子被人倒卖到了大梁,沦为艺妓,他便将那女子赎了出来,安置在那座宅子里,打算日后寻找机会送她归乡。

案发之后,虽然那女子也坚称自己并非倭国公主,但是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能够证明这女子是刘旭升从**赎买回去的。

倭国得到消息,先后派了数拨死士前来劫囚,多达三四百名。虽然没能将定国公等人劫走,但是不惜折损这么多人手进行营救,这份‘情义’不言自明。

要紧的是,从一名死士的尸身上搜出了一张身着宫装,与那女子容貌一模一样的画像。

铁证如山,定国公府的人百口莫辩。”

很显然,向倭国通风报信是姚仇两家。定国公屡屡重创倭国水军,倭国巴不得他们全家死绝。用区区几百名死士抹杀一票能征善战的水军将领,这买卖实在太划算了。

要说冤,定国公府的确挺冤的。全家老小提着脑袋为先帝卖了几十年的命,却在盛宠之际落得个通敌叛国,满门抄斩的下场。

要说不冤,他们也是活该倒霉。在先帝提出要续立刘宝岚为后的时候,他们就该掂量掂量自家长没长那么大一张嘴,能够将兵权和后位同时吞进肚子里。

手握兵权本就容易遭人忌惮。家中再出一个皇后,岂不是转着圈地拉仇恨吗?

荣极一时的定国公府一夕凋零能怪得了谁呢?

怪姚仇两家?姚仇两家确是罪魁祸首不假,利字之下,从来不乏不择手段之人。没有姚家仇家,也会有张家李家。

怪那学了童谣又泄露了倭女行藏的小男孩儿?只要存心去找,总能找到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他不过是在别人有心的时候,无心地提供了一个线索而已。

怪先帝?先帝是把他们给坑了。可坑的时候他是打过招呼的。

他可以精虫上脑。因为他是君,任性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利。他做错了事顶多下个罪己诏,找件自个儿不喜欢的衣服帮他挨几下板子。

定国公府却不可以被从天而降的荣宠砸昏了头。因为他们是臣,要活在君威之下,活在风云诡谲的权势争斗之中。稍有行差踏错,就会万劫不复。

归根结底还是他们太傲慢。以为自家战功累累,俯仰无愧。天底下就没有什么可怕的,因此先帝赏个后位,他们就心安理得地接着了。

他们未必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那个位子,只是潜意识就没有把那些人放在眼里。不推演。不戒备,竟然还在立后的敏感时期收藏了一名倭女,将偌大一个把柄送到别人的手上。

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他们运筹帷幄,所向披靡。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反倒疏忽大意,落得一败涂地

周漱相信老太妃的娘家没有通敌叛国,但是他对那一家人同情不起来。尤其是这一家人至今阴魂不散,干扰了他的人生,甚至还有可能连累他满门,他就更加无法同情他们了。

凡事都有因果,在踏上权势之路、与他人争夺荣宠的时候,他们就该想到坏的结果,并做好承担这个结果的准备。他不会为了一群未曾谋面的人抱不平,更不会为了给他们死后的名声好听一些,将他和他的妻儿置于致命的风险之中。

回过神来,见简莹托腮打量着他,好像次见他一样,不解挑了挑眉毛,“为什么这样看我?”

“没想到你还是皇家血脉呢。”简莹笑嘻嘻地说着,拿手在他身上摸了两把,“我沾沾龙气。”

“什么皇家血脉?”周漱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姓周,身上只有怒气,没有龙气。”

简莹很赞同地点了点头,“是,你跟老王爷还真像亲爷孙,都有替别人养老婆孩子的爱好。

你就罢了,不过把人领回来当个有名无实的妾。老王爷未免也太大公无私了,自个儿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家产都拿来孝敬老太妃了,到死都只对着老太妃一个。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真爱?”

周漱对那位同样不曾谋面的老王爷还是心存感激和敬重的,不愿去评论已死之人,抿了抿唇角,没有言语。

简莹换只手托着下巴,歪头看他,“你说老王爷知不知道自个儿是在替先帝养老婆儿子?”

“想必是知道的。”周漱眸底有晦涩的情绪在缓缓流动,“虽然老太妃手书上没有细说,但是我感觉祖父与定国公府是有交情的,他救下老太妃绝非偶然。

老太妃也说了,祖父从来没有碰过她,她从头到尾都是先帝的女人。”

“老王爷可真是……”

简莹话说了半截,突然不知该怎样形容他才好。可敬是可敬,也可怜可叹。

老太妃就是可悲了,守了大半辈子活寡,以自个儿从头到尾都是先帝的女人为荣。结果却换来了一道不许她表明正身,不许她儿子认祖归宗的密旨。

先帝并不是一个天性凉薄的人,否则他也不会认济安王为义子,授予世袭罔替的爵位,也不会答应为定国公府平反。之所以下这道密旨,是因为一旦定国公府冤情昭雪,老太妃表明正身,他就不得不履行当年的许下的诺言,立老太妃为后,济安王就成了正经的嫡出皇子。

不管老王爷有没有碰过老太妃,在别人看来,老太妃都是他人之妇,他头上多少都要带点儿绿。重要的是,老太妃心中的仇恨太过浓烈,让他们母子回归皇室,必然少不了一场杀戮。

他那点子私心外加苦心,对老太妃来说就是薄情寡恩。更何况他还没能为定国公府平反,就蹬腿儿西去了,这是一种让人抓狂的背叛。

简莹终于明白老太妃听说先帝驾崩,为何会反应那般强烈,也明白她为何非要用那样极端的手段弄死秦氏了。不仅仅是因为周漱的外祖父一首童谣唱死了她全家,她是要除掉秦氏,斩断济安王情根和牵挂,以达到逼反他的目的。

“算一算,父王已经筹划了近二十年了。”简莹望住周漱的眼睛,“你有信心和能力阻止他吗?”

――未完待续

ps:感谢“vannias”童靴的月票,鞠躬!!!

...

湖北治疗白斑病费用
潮州治疗性病的医院
娄底癫痫病
湖北治疗白斑的医院
潮州治疗性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