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齐齐哈尔信息港 > 科技

斯诺登所用加密电邮网站停业

发布时间:2019-04-11 05:14:47

斯诺登所用加密电邮站停业

作者:乐学 来源:腾讯科技

北京时间8月11日消息,英国《卫报》(The Guardian)近日发表了署名为格兰-格林沃德的文章,该文章称美国“棱镜门”事件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使用的加密电邮站Lavabit歇业了。Lavabit宁可歇业也不让美国政府访问其用户个人数据的做法赢得了人们的掌声,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一个真实的美国。

以下为这篇文章全文:

关闭Lavabit

爱德华-斯诺登近使用过的加密电邮站Lavabit,近日宣布准备自行关闭,以避免遵从它认为不公正的美国法庭指令,让美国政府访问其用户的个人数据。

“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我决定让我们的站暂时歇业。”该公司的创始人拉达尔-莱文森(Ladar Levinson)在该公司站主页上向其用户发布声明说。他表示,美国的指令迫使它的公司“面临着艰难的抉择:要么变成罪犯的同谋,反对美国人民的利益;要么放弃将近10年的努力,关闭Lavabit。”终,他选择了后者。

科技资讯站CNET的德卡兰-麦卡库拉(Declan McCullagh)预测,Lavabit“接到了联邦法庭指令,要求拦截用户(斯诺登?)的密码”,继续监视用户的电子邮件。具体来说,“该指令也可能是安装联邦政府开发的恶意软件。”由于反抗地方法院指令无效——所有庭审过程均是秘密进行的——Lavabit只好通过停业的方式来避免屈从法庭的指令,但是它已向联邦上诉法院第四巡回审判庭提起了上诉。

紧接着,美国安全络通讯服务Silent Circle也如法炮制,关闭了自己的加密电邮服务。该公司声称它并未收到任何法庭指令,但是它的创始人、互联安全专家菲尔-齐默尔曼(Phil Zimmerman)发布了一项声明,指出,“我们已看到了不祥之兆,因此决定现在还是关闭Silent Mail为妙。”

失去的言论自由

在Lavabit歇业事件中,吊诡的是该公司还受到法律约束,不得谈论它面临的法律挑战以及它参与庭审的过程。换而言之,该公司的美国老板认为,他的宪法权利及其用户的宪法权利已遭到了美国政府的侵犯,但是他却不能够公开谈论此事。与接到美国政府依据《爱国者法案》所发的“国家安全信函”的人一样,Lavabit被告知,如果他们公开谈论其公司的遭遇,那么他们就会面临非常严厉的刑事制裁。因此,我们得到了下面这封听起来就像人质求救信息的信函:

“我希望我能够合法地与你们分享终导致我做出这种决策的各种事情。但是,我不能。我觉得你们有权了解发生的事情——《修正案》也应该保障我在这种情况下发表言论的自由。不幸的是,国会通过的法律并没有赋予这样的权利。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不能分享我在过去六周中的任何遭遇,尽管我已两次提出了合理的请求。”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健康自由的国家公民所说的话吗?秘密的法庭发布了秘密的有利于美国政府的判决结果,大多数受到影响的人都被法律禁止发表言论?难道人们看不清美国变成什么样子了吗?下面是Lavabit创始人提出的合理建议:

“这种经历让我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教训:没有国会决议或司法判例,我强烈建议任何人都不要将个人数据提交给美国公司托管。”

令人鼓舞的立场

正如安全专家布鲁斯-施奈尔(Bruce Schneier)上周在彭博专栏上所写的那样,斯诺登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重要内容就是:庞大的公私合作监听络。这更加凸显了Lavabit的英雄气概:据我们的报告显示,大多数美国技术和电信公司(但并非全部)对美国政府逆来顺受,并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开展了广泛而深入的合作,以确保他们能够访问到用户的通讯信息。

斯诺登称,他觉得Lavabit的立场“令人鼓舞”。他还补充说:

“拉达尔-莱文森及其团队宁可停止其已经营10年之久的业务,也不愿侵犯大约40万名用户的宪法权利。总统、国会和法庭都忘了,坏政策的成本都是由普通公民承担的。我们的就是提醒他们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如果像莱文森这样的人只有把他们的业务转移到国外才能获得成功,那么美国就不是一个成功的国家。谷歌(微博)、Facebook、微软、雅虎、苹果以及其他互联巨头的员工和,必须问问自己铁观音茶商城
,为什么他们没有像小企业那样为我们用户争取利益。迄今为止,他们提供的辩护仅仅是,他们也被迫屈从于他们并不赞成的法律制度。但是,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停业一天,那么取得的效果抵得上100个Lavabit。”

“到9月当国会召开会议时全自动凉皮机
,让我们留心一下互联行业的各种声明和各个游说者,看看他们的立场是站在自由互联一边,还是站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国会情报委员会一边。”

其他国家官员呼吁抵制美国公司

当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大多数美国公司不能保护人们的电子通讯隐私时,这些公司的经济利益就会受到实质性的影响。本周由技术和创新基金(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由于被曝光与美国国家安全局有牵连,美国云计算行业可能会遭到210亿到350亿美元的损失。它还指出,其他国家的政府官员一直在提醒其公民美国公司存在的问题:

“近在美国棱镜(PRISM)监听计划曝光后,德国内政部长汉斯-彼得-弗里德里希(Hans-Peter Friedrich)公开宣称,‘任何人如果担心自己的通讯信息遭到拦截,就不要使用在美国服务器上托管的服务。’同样地,德国司法部长乔格-尤威-哈恩(Jrg-Uwe Hahn)也呼吁联合抵制美国公司。”

美国互联行业深知,他们对美国国家安全局公开信息会威胁到他们的商业利益。本周,数位硅谷高管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谈论了他们之间的“监管合作”。当然,这次会晤也是完全秘密进行的。难道这些公司和美国国家安全局之间达成的获取用户通讯信息的协议和合作难道就不该公之于众吗?

显而易见,奥巴马政府、电信巨头和互联行业并不准备迎合人们对于透明度、隐私和基本的诉求。但是,他们应该考虑到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合作建构无处不在的监听系统将会破坏该行业的全球声誉和商业利益。

真实的美国

我们早该思考所有这一切反映出了美国的什么问题。正如《纽约时报》所说,“显而易见,国会给国家安全局的间谍工具仍不够好、不够具有侵犯性,无法满足该机构获取美国人通讯信息的永无止境的贪欲。”该报纸还补充说:“再一次,美国国家安全局逾越了立法者设定的限制,侵犯了宪法保障的基本隐私权。”

我知道,谈论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并将他描述为无所不能的卡通小人空气压缩机价格
,这样的话题显然有趣得多。议论别人的缺陷可以有效地遮蔽自己的缺陷,而且这样做还能够重温冷战时期的荣耀。重要的是,如果有国家胆敢反抗美国的专制,我们还可以伺机惩罚它们。

注意,一旦一个国家公然反对美国,那么这个国家的人权问题就会成为美国政治和媒体关注的焦点。因此,当厄尔多瓜给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提供政治避难,并考虑也为斯诺登这样做时,美国就开始抨击厄尔多瓜的媒体自由问题。而美国政府对其支持的专制政权沙特阿拉伯却绝口不提。美国人喜爱假装突然关心别国的人权滥用问题,并以此来惩罚那些不顺从自己的国家或转移美国人民对自己政府滥用人权的注意。俄罗斯为斯诺登提供政治避难,于是俄罗斯就被说成了歧视同性恋!美国媒体从业人员和美国人多思考一下自己国家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政府滥用职权的现象,也许会得到更多的教益,因为他们需要对美国政府负责,也能够对美国政府发挥实际的影响力。

Lavabit对抗美国政府的做法显得异常勇敢,令人印象深刻,它宁可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保全用户的隐私权。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故事中引人注目的东西可能是有多少人已开始公开抗议美国政府。全世界很多国家已不愿再受美国政府的钳制,包括从俄罗斯到拉丁美洲多个国家。全世界的人民正在对其政府和国家安全局庄严地表达自己愿意合作到哪一步。现在,Lavabit宁可歇业,也不愿参与所谓的“对美国人民的犯罪”。而且,通过这种方式,它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告诉了我们发生了什么。斯诺登宁可毁掉自己的生活也要向全世界揭露美国政府的不可告人的勾当,这种做法必然会激励更多人起而效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